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求雨山书画网

吟竹赏月诗含翠,运墨行书笔带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五德传家唯存厚,书画怡情但率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草圣”传人林筱之。雪静文 上官自春配图  

2011-12-06 09:09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草圣”传人林筱之雪静文 上官自春配图 - 竹影扫阶 - 求雨山书画网

 

“草圣”传人林筱之雪静文 上官自春配图 - 竹影扫阶 - 求雨山书画网

 

 

数年前,我因写作以江浦为背景的长篇小说《天墨》,在《老山》杂志主编刘青带领下,驱车到乌江采访了林散之的长子林筱之。当时林散之故居正在修缮之中,政府没有投资,要林筱之自酬经费,林筱之靠自己的书画在市场的价位修缮林散之故居,其竭诚打造故居的精神令人赞叹,而故居当时的许多情景已被我写入长篇小说《天墨》之中。

林筱之又名昌午,江浦林山(现为浦口区乌江镇)人,浙美毕业(中央美院前身)和其父同为黄宾虹入门弟子。林筱之三岁识字,五岁从父学画,得其教导和熏陶,经过60年的学习,画临黄子久、渐江、石涛诸家,书学王羲之、王献之、颜真卿、李北海,乙瑛碑、曹全诸碑,均有涉猎,后书风颇似其父,气势平稳,书风秀逸,笔间苦藤,内含灵气。其执笔亦使“钩手”法,悬腕中锋,得其父遗韵,使人观之,确显一家风骨。 五十岁后潜移默化接近其父画风。其青绿山水于平稳秀逸之中,又见潇洒酣畅,墨色多变,苍浑淋漓。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书法展览及在报刊发表。历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黄宾虹研究会会员、中国楹联协会名誉会长。

数年后,当我完成了这部作品,再度拜访林筱之的时候,林散之故居正在大规模扩建,故居前高耸的古典式石牌坊以及它一侧的退思亭,还有新盖起来的房屋,都令人耳目一新且由衷感慨,如此浩大的工程,居然靠林筱之字画的资金来源,可见市场对其字画的认可程度。林筱之字画得其父林散之的真传,众人皆知。

此行的牵线人是浦口区交通运输局的上官自春,他曾在乌江收费站当过书记,工作之余经常向林筱之请教学习书画的问题,二人成了忘年之交,用林老的话说是多年的老朋友。浦口文联主席黄之金亲自驾车,他如今已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了,同行的还有浦口书协副主席黄绍俊。路经乌江收费站的时候,又有两位中年男士同行,他们也开了一辆车。

林筱之今年已经八十四岁,但看上去身板硬朗,很有精神,说话思维敏捷,谈吐风趣幽默。落座后,黄之金主席将长篇小说《天墨》的情况作了简单介绍,我把事先打印好的稿子翻到有关他的章节展示,他认真地看后说:“此书我不发表任何意见,不是我授意让你写的。”我笑道:“您这种态度最好了,小说是野史,难免虚构和夸张,否则很难吊起读者的口味。”

我的话音落地,林筱之又指着稿子上的一处文字说:“这地方要改成江上村,老爷子的工作在县城,生活在江上村。”

这时,有几个人走了进来,林筱之让他们在外边等一会儿。人出去后,林筱之很无奈地说:“我这里每天要来二三十人,真是把人折磨死啊!”

到他府上来的人想必都与林散之和林筱之的字画有关吧,要么求购林筱之的字画,要么鉴定林散之字画的真伪,人们来自四面八方,外省慕名而来者居多,大家知道王羲之的儿子是王献之,其书法作品的价位已成天价,尽管“唯有一点像羲之”,而这“一点”却是骨与血的真传。我们虽不能把当代草圣林散之与王羲之相提并论,但林筱之的字画得其父真传却是铁的事实,历史与现实往往有巧合的相似之处。

上官自春这时拿出送给林筱之的礼物,他自刻的篆刻“江上一老翁”印章,边款附孔子语“大德必得其寿”,材质枣红色的底子上呈白色的花斑点,是巴林石。林筱之欣喜地说:“好,这个最好!”笑时,上官自春又拿出自己画的两幅小品墨竹图呈给林筱之指点。林筱之笑说:“哪有白劳动的,这幅我留下了。”说罢,提笔从容地在另幅墨竹图上题写:“ 园中小竹身健心虚。” 

乌江收费站的两位男士见状立刻打开一幅画,画是江浦街道检疫状元高久凯作品,一位老僧敞怀大笑,身旁的酒壶流淌着酒。林筱之打量几眼稍加思考,提笔在宽阔的空白处题诗道:“痴呆一老僧,望我发酣笑,笑我乃凡人,有言不能道。

 

 

“草圣”传人林筱之雪静文 上官自春配图 - 竹影扫阶 - 求雨山书画网

 林筱之出口成诗,谁能否认不是得了其父林散之“诗书画三绝”的真传?!

大家正在兴头上的时候,又来了一拨人拜访林筱之,我们只好起身告辞。林筱之送我画册两本,有近日上海朵云轩出版社为其出版的书法精品集,有他儿子林小康的画册。

驾车回来的路上,黄之金主席说:“林筱之的字将来很可能也能卖大价钱。”

我说:“林散之的字七十六岁入境,自成体系,大家气派。林筱之的字如今也入境了,他已八十四岁,且修缮林散之故居成了他的责任,这使他的字画必须市场给力。”

提笔写此文的时候,我想起此行林筱之说过的重要的话:当年老爷子曾被国民党要员请去当官,被拒绝了;又曾被某大学聘去当教授,也被拒绝了。老爷子只想隐居。

林筱之曾自作诗:

  我乃乌江一小知,未承家学负所期。

  不求显达不随俗,但避锋芒但避奇。

  窗下闲临潭渡画,灯前偶读香山诗。

锥沙欲透张张纸,满目残阳铺水时。

 

大凡真正的艺术家,都喜欢大隐于市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8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